99精品国产免费观看视频

<object id="hf7sd"><nobr id="hf7sd"><sub id="hf7sd"></sub></nobr></object>
        1. 首頁新聞海外生活營養心理兩性母嬰疾病長壽專家活動視頻關于我們
          您的位置:生命時報 > 獨家調查 > 正文

          24小時跟帖排行

          隔離久了,警惕心理反彈

          2020-05-20 09:59生命時報字號:TT

          受訪專家:

          北京大學心理與認知科學學院副教授  張  昕

          湖北省中醫院精神心理科主任  李  莉

          在這場全球蔓延的新冠疫情中,保持社交距離被證明是遏制其發展趨勢的最重要方法之一。為此,專家呼吁,人們應保持一定的社交距離,并進行必要的居家隔離。但不可否認的是,要嚴格做到這一點很難?!睹绹鴩铱茖W院院刊》近期刊登的一項新研究,揭示了這一現象背后的秘密——對親密關系、與他人交流的渴望是與生俱來,甚至難以抗拒的。

          渴望社交是生理天性

          美國科羅拉多大學行為神經科學助理教授佐伊·唐納森博士及其研究團隊,利用微型攝像機和體內鈣成像(一種尖端技術)對“一夫一妻制”的草原田鼠,展開了有關大腦活動的觀察研究。在哺乳動物中,包括人類和草原田鼠在內,遵循“一夫一妻制”的僅占3%~5%。研究人員選擇了3個時間點,對幾十只草原田鼠的大腦成像變化進行觀察。結果發現,無論“戀人”或“陌生人”關系,被放在一起的田鼠都會產生大致相同的大腦活動,即大腦中的某一區域會變得活躍。唐納森認為,這表明大腦中確有一些區域,可以促進“渴望親密關系和與人交流”本能的形成。

          “大腦的生理結構決定了人是社會性生物,天生渴望社交和交流。”湖北省中醫院精神心理科主任李莉告訴《生命時報》記者,首先,從動物學來說,人是群居動物,社交生活是種必需;其次,作為一種分泌器官,大腦需要社交的刺激,以保證相應的神經中樞功能,如語言中樞、書寫中樞等;再次,人際交往一旦不存在了,人就會產生社會孤獨感,甚至可能因為缺乏人際交往,導致不同程度的腦損傷。著名的“狼孩”現象表明,若長期在沒有人的環境中長大,孩子的智力及情感就會出現異常。

          心理學上,馬斯洛著名的需求理論也能佐證這一點。他認為,人類需求分為5個層次,從下到上依次是生存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需求。在居家隔離期間,當生存需求和人身安全得到基本滿足,我們會自然生出與親友等社交的需求。若這一需求不能得到滿足,便會引發挫折感,并造成一系列心理問題,包括焦慮、抑郁、強迫等。

          以此次居家隔離時間最長的武漢市民為例,他們中的一些人就出現了因隔離導致的壓抑、焦慮等不良情緒。“我記得曾經有一名患者,因隔離前后的心理不適反應比較強烈,不得不到醫院就診疏導。”李莉說,很多地方在隔離解除后頻繁出現多人聚餐、聚會現象,根本上也源于隔離太久之后的心理反彈,他們需要一些聚集性活動來滿足個人對社交的迫切需求,雖不提倡卻也可以理解。

          人際距離有沒有極限

          正如唐納森在新研究最后提出的擔憂一樣,渴望親密關系和與人交流的本能,很可能是人們在疫情期間不顧禁令,難以保持社交距離的原因之一。

          北京大學心理與認知科學學院副教授張昕表示,是否“主動”選擇長時間待在家里,也會影響到人們的心理變化和行為。比如,疫情之前,不少人都喜歡宅在家里,甚至連床都不愿下;可當真正需要待在家里為抗疫“做貢獻”時,又生出了各種借機出去的念頭。張昕說,這種“我要宅”和“要我宅”的不同,可以用自我決定理論來解釋。該理論認為,人有3種基本心理需求,即自主性需要、勝任需要(又稱能力需求)和歸屬需要。其中,自主性需要是最基本和首要的需求,主要指對自己行為的選擇權和決定權,強調做一件事是因為自己想做,而非迫不得已。這種需求能讓人獲得掌控感,避免無助和被迫感,從而獲得主觀能動性;若面對外界壓力不得不做,就會缺乏內在動機,難以從中獲得快樂。

          隔離時間究竟有沒有極限?李莉認為“肯定有”,但極限到底在哪里,尚無定論。無論人際交往的距離,還是可承受的隔離時間長短,都因人、因環境而異。比如,有的人隔離一個星期就覺得快“憋瘋了”,宇航員卻可以在空間站一個非常狹小的地方,待一年以上。一般來說,不太獨立的人更難忍受長時間隔離,很容易出現抑郁、焦慮等情緒問題;喜歡社交的人會感受到更強的心理落差,容易產生“我要崩潰了,憋得不行了”的感覺;自我抗壓能力比較強、能自我對話的人,則較少會受到隔離的影響,一些人不僅適應甚至享受這段居家隔離的時間。

          美國社會心理學家霍爾指出,由于關系不同,社交中還存在著四種人際距離。親密距離,指父母與子女之間、夫妻之間交往的距離,約0~0.5米;個人距離,為朋友或熟人之間的交往距離,約0.5~1.2米;社會距離,一般認識者之間交往的距離,約1.2~3.5米;公共距離,即陌生人之間、上下級之間交往的距離,約3.5~7.5米。在面對面交流時,一旦超出上述距離,人們就會感覺不適。

          李莉說,疫情中,人際交往需求受到的影響不僅體現在隔離時間的耐受上,也體現在上述身體距離的變化上。特別是對新冠肺炎患者或疑似者而言,在長期隔離中,他們可接受的心理距離和身體距離全部被重新定義,很容易產生孤獨感。比如,李莉曾在回訪新冠肺炎患者時發現,一些治愈者回家碰到熟人時,只要對方離他稍微遠一點,他就會敏感地覺察到,并產生被疏遠的不適感。部分老年治愈者甚至因此變得情緒低落、煩躁焦慮,以致失眠。

          面對面的社交無法被替代

          “隔離之所以讓人難以接受,還和社會連接性的缺失有關。”張昕表示,很多研究發現,社會連接性的缺失可能帶來嚴重的生理和心理問題,包括身體健康水平下降,產生抑郁及焦慮等情緒障礙。其原因之一是,大部分人在缺乏他人監督時,容易出現生活狀態的失衡,比如,一旦不需要社交,我們就不會注意儀容打扮、體重控制等。

          更重要的是,人類對人際交往的渴望,很難被網絡社交滿足。李莉說,盡管隔離者可以通過與親友的視頻通話,減輕心理痛苦和壓力,但包括視頻在內的網絡交流,始終無法替代面對面的人際交往。張昕也表示,只有現實社會的社交才能切實提高社會連接性。相關研究表明,網絡的出現和使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高青少年和朋友的連接性,但同時也降低了他們與家人的社會連接性,且未見預期的“由于社會連接增加而降低孤獨感、焦慮感或抑郁”的效應。

          滿足現實中的人際交流需求,是人類天性使然。但專家也強調,在疫情尚未徹底結束的特殊時期,人人都應響應號召,保持安全的社交距離,盡量減少聚集。在此前提下,我們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滿足社交需求:多與家人互動,增強家庭社交,比如搞一些儀式感強的活動,設置小獎勵,幫助大家轉移注意力;允許小朋友戴好口罩和朋友、同學在合適的時間交流,或是網上聊天;體質較弱的老年人可以到人少、空曠的公園活動等。隨著疫情形勢的好轉,相信摘掉口罩、恢復正常生活的一天很快就會到來。等到那時,人人都可以也應當“找回”欠缺已久的社會交往,滿足我們的天性需求?!ū緢笥浾?張健 李爽 □林烽)

          環球網簡介| About huanqiu.com| 網站地圖| 官方微博| 誠聘英才| 廣告服務| 聯系方式| 隱私政策| 服務條款| 意見反饋

          ©環球網版權所有

          99精品国产免费观看视频

          <object id="hf7sd"><nobr id="hf7sd"><sub id="hf7sd"></sub></nobr></object>